J.jing

香氣【Free!】【CP:宗凛】

流水纸。0:

-注意是燉肉……哥們我人生第一篇為了燉肉而燉肉的文就獻給宗凜了!


-虽然只有几行字,但是要说清楚!!


-尽管真遥就几句话,但是这篇有真遥!!有真遥!!有真遥!!!(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接受的話請繼續往下拉【。


================


 


 山崎宗介已经不止一次这样有感觉了。


    听闻那人清亮的嗓音,见得那人耀眼的红发,注视那人精致的身材,轻抚那弦然欲泣的双眸,甚至那人只是在自己身边走过,都会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是水的味道,从他身体深处流出的气息。与水亲密,与水相融,清澈却又有着独特的活力与张扬,一如那个人本身。


    山崎宗介曾经好几次都在对方的身后,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抓住那抹幽香,却忘了味道是没有实体的,摸也摸不到 ,留也留不了,就像那过去的岁月。


    山崎宗介和松冈凛已经认识很久了。小学,高中,即使松冈凛后来去了澳洲,两人也不间断地联系着。松冈凛会在稍得空闲没有比赛的时候回来。每次的归来,他都会和山崎宗介见面,一起吃饭、聊天,宛如从前。然而最近,山崎宗介清晰地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满足于如此的长时间和远距离,他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对那股幽香的想念,隔着屏幕看着对方或是浅笑或是忧伤的脸,隔着信纸思念对方或是淡然或是紧张的内心,山崎宗介竟常常如此呆呆地想他一下午,满脑子都是松冈凛。


    松冈凛的声音,松冈凛的笑容,松冈凛的鲨鱼牙,松冈凛的身体,松冈凛的香气。


    有时候在公司开着会,脑海里也会被那股气息侵占,或者是和朋友喝着咖啡,杯中浓郁的咖啡味,也无法抵御松冈凛的味道。


就像是一种慢性毒药,悄无声息地钻入了山崎宗介的骨髓里,而且还没有解药。


是的,山崎宗介喜欢松冈凛,或者已经可以说是爱着他,却没有说出口。


那种香气,一直以来,都像是透着薄纱传来,即使当年,他站在自己面前,说“我等你回来”的时候。而他,是如此想要真切地,真实地,直接地,抓住它。


“喂你最近怎么了?”粉色头发的青年凑了过来,把下巴支在山崎宗介的肩膀上,“诶你在看啥?”


山崎宗介非常快速地将手机锁屏,松冈凛的照片也立刻消失了:“没什么。”


鴫野贵澄却是一脸很懂地摆了摆手,咧嘴笑了笑。山崎宗介和他也认识了很长时间,每次贵澄这般一笑,便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你要干嘛?”


“何必那么警惕?”贵澄眨眨眼,“我又不会害你。”


“借钱?还是要我陪你去泡吧?”


“滚!老子什么时候问你借过钱?”话虽如此说,贵澄的语调里却听不出生气,或许是因为太过于熟稔,有时候会连得一直严肃的宗介也因为贵澄的活跃而顺理成章地放松下来开起玩笑。


“那是什么?”


“怎么?”鴫野贵澄挑挑眉,“到现在都没和凛告白吗?”


“和你没关系。”


“啊呀啊呀,可不要那么冷淡啊。”贵澄似乎毫不在意,“为什么啊,主动一点不好吗?”


山崎宗介有些烦躁:“你到底什么事情?”


“说是什么大事也不是什么大事,”贵澄勾住宗介的脖子,“知道吗?岩鸢那小海豚和橘真琴回来了。”


山崎宗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所以?”


贵澄松开了山崎宗介,脸上浮现出一种狡黠的笑意:“他俩感情是好得很。”他停了一下,似乎是在观察宗介的表情,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话说宗介,之前岩鸢那群人说要大家一起聚聚,后天晚上在西海岸的露天酒店,怎么样?赏不赏脸?”


“我很忙。”


“宗介……”


“我后天要上班。”


“宗介……”


“……”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贵澄故意拉长了音,“山崎大人工作忙,我不过是山崎大人的好哥们,我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听的啦~~不过之前江妹妹给我打电话这次聚会是她召集的,想不到山崎大人也不肯赏脸……”


“行了你,”山崎宗介打断鴫野贵澄的话,“我去。”


 


山崎宗介入席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已经到了。这是一个海边的大酒店,一楼是露天的餐馆,楼上是房间。夜里清爽的海风和成长的时代没有太大的区别,给人以一种怀念的气息。木质的地板、木质的桌椅和海浪的声音,无一不展现着这座被自己称为“家乡”的海边小城的独特魅力。鴫野贵澄看到自己来,瞄了一眼全桌唯一的女性——松冈江,只见松冈江似乎是松了口气般地说道:“宗介你可来了。快过来坐吧。”


他被拉到靠近栏杆的一个座位上,右手边是那个一直笑着的橘真琴,左手边是鴫野贵澄。贵澄瞧见山崎宗介盯着自己看,吐了吐舌头。


山崎宗介回过神来,眼光便装作不经意般地扫过众人的脸色。他着重注意了一下之前被自己误会成情敌的七濑遥,后者却一如既往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宽大的外套披在他的身上,他又缩在橘真琴旁边,看不清他的身形。


山崎宗介并不喜欢七濑遥,即使是得知他在和橘真琴交往,他也不喜欢他。或者说,是看不透他,七濑遥看似平静的外表下,似乎是隐藏着一股巨大的能量,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和松冈凛一样,成为知名运动员的原因吧,而这样的人,和张扬直接的松冈凛完全不同,山崎宗介总觉得不习惯。


似乎是觉得有人在看自己,七濑遥忽然抬起头,蓝色的眼眸不带感情地扫了一遍全场,观察并无焦点。因为怕被发现,山崎宗介有些尴尬,却忽然听见旁边有人说:“好久不见了,山崎君,最近在忙些什么?”


是橘真琴。


其实对于橘真琴,山崎宗介也觉得不好对付。他和橘真琴并不熟,只是遇到了随口聊几句,更多的时候是点头之交。橘真琴是公认的温柔之人,人缘好,长得帅,读书时成绩也不错,现在在东京发展得也很好。山崎宗介和他虽然也能算是朋友,但是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性格所致,总感到和橘真琴交流有一点点困难。此时此刻,山崎宗介回头便看到了对方的眼,不知为何,他觉得对方的眼神散发了一点点危险的气息。


他不是第一次这样认为。


他曾经和松冈凛说,橘真琴好像是那种随时随地都能黑化的人,却被松冈凛嘲笑想太多,但是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有着的感觉,尤其是在对于七濑遥的事情上。


然而话说到这个份上,山崎宗介其实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羡慕他俩的。高中毕业后,橘真琴毫不犹豫地表白,也得到了七濑遥的接受。这两个人的感情,大家是有耳共闻,有目共睹。如果自己也能多一点点像真琴那样的勇气,是不是现在就不用对松冈凛遭这样的苦?


“山崎君?”


难道是自己刚刚观察七濑遥被他看见了?山崎宗介心想。但是表面上,也就和平时一样,朝对方点点头:“啊啊,好久不见了,也就上上班,开开会,你呢。”


橘真琴笑笑:“差不多吧,游泳教练其实也没多大区别。”


“好了!”谈话被一声清亮的女声打断,大家都抬头看去,松冈凛的妹妹松冈江一只脚踏在在木制的椅子杠上,“这里是自助的!本小姐请客!大家好不容易有时间聚一聚,一起玩个痛快吧!”


毕竟都已经认识了好久,况且加上百太郎的耍宝和叶月渚的搞怪,大家都很放得开,几杯酒下肚,你说你的现况,我说我的笑话,连得害羞腼腆的小似鸟和内向沉默的七濑遥的脸上,都泛起了微微的红云,挂上了快乐的神情。


山崎宗介也和大家一样,聊天,开玩笑,被灌酒,却总觉得少了什么。美食的香气,酒的香气,海洋的香气,似乎都无法在山崎宗介心中替代什么。虽然大家都在,但他心里感到空落落的。


果然就是这样。没有了松冈凛的气息,再多的人,都无法让他感到热闹。


 


不知道喝了多少,山崎宗介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去洗手间洗个脸。他行走的速度并不快,眼前也因为饮酒的缘故被蒙上一层模糊的雾,不料在走出洗手间的时候,被一个急匆匆迎面跑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啊对不起!”


“嘶——”山崎宗介火大地捂着胸口,刚想抓住那个人,一股熟悉的香气却在那一瞬间飘然而至。


清丽的,纯粹的,张扬的,与水交融,独一无二的。


山崎宗介直起身子,想要一把揪住那人看个清楚,却没想到一个趔趄没有站稳,反而被对方扶住了。山崎宗介抬头,对上的,是那副熟悉的红色双眸。


“凛……”


“宗介?!你怎么在……唔。”


也许是酒精在作祟,向来在这一方面被贵澄说成是胆小的宗介,竟然不顾一切地亲吻了松冈凛。也可能是因为体内早已是无法抑制对这股体香的思念,接下来的一切似乎显得顺理成章。而一开始还有些推迟的松冈凛,也好像渐渐地开始接受,这更加鼓励了山崎宗介。


“宗介……别在这……去……去这里。”松冈凛断断续续地说着,把一把钥匙塞在了山崎宗介的手里。


 


【关键部分请看:链接: http://pan.baidu.com/s/1hqIKrli 密码: f34n】


 


清醒过来后,山崎宗介看着身边搂着自己的松冈凛,脑海中飘过的就是一句话:“被诱惑了。”的确,向来都觉得自己挺有自制力的山崎宗介,这次竟然没有把持住,即使完全可以归结于酒后乱性,但是却不想如此承认。


没错,自己就是爱着松冈凛,所以才做了这样的事情。


“唔……”松冈凛揉着头发醒来,眼眸中还溢有刚睡醒的朦胧。他转头看见山崎宗介,愣了2秒,脸刷的红了,随即说了句:“啊……那个……宗介。”


气氛有一点点尴尬。山崎宗介搜肠刮肚想着解释和起头的用词,却不想松冈凛开口了。


“该死,被江将了一军,想不到这丫头现在那么有心眼。”


“诶?”


“啊……”松冈凛抬手摸了摸自己红透的脸,“你们在聚会对吧?我来晚了,结果江就给我发信息,说已经定了房间,让我拿了钥匙直接过去就行,没想到这就遇见你了。”


这样想来,松冈江的确给自己灌了不少酒。山崎宗介想起了贵澄那种神神秘秘的眼神,以及松冈江的行为,这才意识到,这群人就算自己不去洗手间,也会把自己灌醉后扔进松冈凛的房里。


果然这群人……都是有预谋的。


“那个……”两人同时开口。


“啊你先说……”又是同时。


尴尬地看向对方,松冈凛扭过头,耸起肩膀,不再说话。山崎宗介想了想,谈了口气。


松冈凛的性格他是了解的,一旦害羞起来,怎样都是不会开口的,还不如自己先说。


“凛,那个事情……我不是……我和江没关系……我是真的想和你……啊不对……是我真的……”


“行了!笨蛋。”松冈凛凑上前去,用手指放在山崎宗介的唇间,“啧……你当我不知道吗?你自己做的时候都讲出来了。”


“什么?”等等,凛听到了什么?记忆中模模糊糊,自己好像……在最后的时刻,说了“我爱你”?


“你……算了。如果不是我喜欢的人,打死我也不会和他做这种事情。”松冈凛说完,用被子捂住头,转身不理山崎宗介了。


愣了一下,山崎宗介忽然意识到,这是凛在表白吗?看了看那块隆起的白色被子,宗介的脸上终于难以自制地露出了笑容,“到底谁是笨蛋啊,表白都会害羞。”


“笨蛋!是你!到现在都不敢表白!”


“这么说凛是承认在对我表白了吗?!”


“你!!唔……”松冈凛气愤地扯开被子,但是被山崎宗介钻了空子,一个侧身就吻住了他。


“你你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


“嘘……”宗介学着凛的样子,把手指放在凛的唇间,“凛,听我说完。”他笑了笑,看到自己英挺的眉目映射在凛的红眸中。


世界上就是有一种毒药,让自己宁可为之沉迷为之付出一切,但是自己永远也不会后悔。山崎宗介抱住松冈凛,深深地闻着对方的香气,那气息已经破开了本蒙罩着的薄纱,如此真实地萦绕在宗介的身边。 山崎宗介深情地说:


“凛,我爱你。”


 

评论

热度(58)

  1. appleping7360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
  2. kenyailiuyu1314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
  3. J.jing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
  4. 红芭蕉绿樱桃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