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ing

完美世界的彼方[PSYCHO-PASS同人]——16(下)

冰之境界:

“啊,这是……”


星星点点的白色物体飘到了狡啮的鼻尖上,槙岛不由自主地伸出手。


“没想到……是雪……”


凉凉的感觉从指尖传来,是雪的温度,还有人类肌肤所产生的暖意,是狡啮鼻尖的温度。


“这么说的话,已经进入初冬了呢!”


狡啮淡淡地说道,漆黑的眼眸注视着槙岛缓慢收回的手。


那只手,很白,而且像冰一样冷。


“听说以前的东京是很少下雪的,至少在现在这个月份,不会冷到这种程度。”


一边说,槙岛一边迈开脚步,和狡啮一起朝着停放摩托车的位置走去。


也许是有雪在飘的关系,即便是只有几盏路灯装点的破败的小路,此时此刻也变得像童话故事中的场景一般,美好的叫人禁不住怀疑它的真实性。


“是啊,这些年,天气越来越冷了。”


“究竟是因为天气变冷所以人心也变得寒冷了呢,还是因为人心变冷所以连雪都这么早就降下来了。”


踱着稳健的步子,槙岛在欣赏雪景。比起在人工投影的粉饰下繁华得令人生厌的城市,他更偏爱这种沉睡在自然中的美——


静谧、纯洁、真实。


“没想到你还是个浪漫主义者啊!”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好像很喜欢雪,喜欢雪的家伙应该都很浪漫吧?”


“是这样的么……硬要说的话,我不是喜欢雪,而是喜欢不掺杂任何虚幻元素,最为纯粹的东西。”


“例如?”


“你……”


胸腔里咚地跳了一声,好像被鼓槌击中,狡啮情不自禁地张开嘴,眼里也像是看到了全世界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那样惊讶。


“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说的也是呢……”


槙岛没有多做解释,过于端正的五官坦然地舒展在脸上,无论何时,他这副从容的模样都令人感到不可思议——最想追求人性光辉却最不像人类的人类——其他人一定会这样为他下定义,这点自觉,他还是有的。


雪仍在飘,世界仿佛被这抹纯洁的白洗净了——不合常理的机械化,不够人道的智能化,不敢置信的理想化,一切喧嚣、聒噪都蛰伏在雪的宁静之中。


狡啮和槙岛两人之间,再没有对话。


无声,其实是一种很美好的体验,只是时间久了会觉得寂寞,特别是人类。


“阿嚏!”


突然,一个喷嚏破坏了这份美好,不过也捅破了名为寂寞的那层窗纸。


用手捂住嘴,槙岛抽了抽鼻子。


果然太冷的天气不适合他,谁叫他原本体温就低。


移到眼角的瞳仁瞥着那只白皙的手,指尖隐约可见的紫红色像一股寒流,流进了狡啮的眼睛里。


这家伙,就算把手塞进大衣口袋还是冷成这个样子么?


一想到这只曾用剃刀剥夺了无数人生命的手居然这么不禁冻,狡啮就觉得这一定是某种因果报应。


“唉……”


叹气的同时,他伸出手。


“我也没带手套,两只手是没办法了,但是一只手的话……”


宽厚结实的手毫不犹豫地伸到槙岛面前,掌心里,有不停飘落的雪融化在上面。


这只手,在等待,等待融化另一只手的寒冷。


“两个大男人手牵手,你不觉得有些不正常?”


槙岛侧着头以略带嘲笑的声音问道。虽然表现出来是这样,但实际上,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狡啮的行为带给了他怎样的震动——


关心,这种情感对他来说是个未解之谜。从小到大,他被别人羡慕过,憧憬过,孤立过,畏惧过,追随过,憎恨过……但就是从来都没有被关心过。


“反正这里也没人,而且你什么时候干过正常的事?”


读出槙岛表情中的迟疑,狡啮不禁觉得有趣。


这家伙,难道是在害羞吗?


“我并不是在替自己着想,而是在为你考虑。牵着杀人犯的手,你这样也算警察么?”


“别想这么深,而且你不是说过吗?我早就不是警察了,只是头狼。”


没等槙岛同意,狡啮径直抓住了那只被冻得惨白泛红的手——很冷,冷的难以形容。


“你这也算是活人的体温吗?”


五指用力,将槙岛的手握的更紧,狡啮禁不住揶揄。


“是啊,搞不好,我其实是个死人呢!”


“那我真是谢天谢地了,最起码不用再绞尽脑汁思考怎么防止你胡作非为。”


“什么啊,我明明一直都很安分……”


槙岛不由得替自己辩解,看向狡啮的目光和平时伪装出来的柔和不同,这次还带了那么一点点无辜。


“那就拜托你继续安分下去吧,杀你真的太费力气了。”


“呵……彼此彼此。”


冻的有些发白的唇轻挑,槙岛虽然冷,但笑容却是不可思议的温暖。


就这样,他和狡啮手牵手在飘着雪的夜晚漫步,很难想象,曾经拼的你死我活的他们两人,现在竟像情侣约会似的。


命运,究竟在跟他开什么玩笑呢?


槙岛不知道,唯一确信的事是——狡啮的手,好暖。


 


深夜,缺少光照的地方,雪的颜色是暗灰的。


高耸入云的建筑物没有防护栏的最顶层,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上面——


他或她,在摇晃。


好像耳边有什么人在演奏动人心弦的乐曲或旋律,身心都跟随着节奏此起彼伏。


然后——


他或她,飞了起来。


那是一种近乎于享受的飞行,是梦寐以求征服天空的人类最刺激的享受。


风在耳边呼啸,雪将脸颊打湿,自由从大张开的双臂之间展开翅膀,紧接着,转瞬即逝。


一根长舌黏住了正在享受飞行的弱小躯体,那是大自然赋予这颗星球的使命——


引力,就是为了夺走人类飞行的本能。


扑通!


当自由却短暂的旅程到达终点之时,迎接他或她的又将是什么呢?


死……抑或是……解脱?


深夜,缺少光照的地方,飘落下来的雪……变成了红色……



评论

热度(27)

  1. muimui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2. ZL.lin*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3. helen_lin007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4. J.jing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5. lvruimin@126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