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ing

H酱-Initial:

SUPERSONICO   第三弹


SONICO:@小半半_ 

子供の顷に いつも见ていた 窓に映った 光の行方 遥か远くの 遥か未来の 

[青黄]一句顶一万句

吃盐不撒糖:

 @沾墨 57青黄快乐!你要的大学青黄,吵吵闹闹,在摩擦中成熟的梗,请签收~


标题借用刘震云老师的名篇《一句顶一万句》




-----------------


黄濑凉太第十五次想要和青峰大辉分手,起因是青峰大辉养的狗咬坏了他的鞋。


正在气头上的人通常没道理可讲,就算黄濑容貌俊美气质潇洒,习惯了软妹们众星拱月般的追捧,此时此刻他也只是个气昏头的普通人。


黄濑混忘了狗是他牵回来的,三联针是他带去打的,狗证也是他办的,他心血来潮养了三个月就腻味了,把狗甩手扔给了青峰。


青峰兢兢业业地帮男朋友养狗,养的这只金毛油光水滑人见人爱,和它那负心的金毛主人一样,牵出去就会被软妹们包围。这狗自打被太监后,对软妹们越发彬彬有礼,任揉任搓,有求必应,其亲和力丝毫不输黄濑开粉丝见面会时的模样。


都说物似主人型,宠物也同理。


青峰得意之处在于,他能把狗养的外表养的活似黄濑,内里长成他的翻版,就如同这狗是他与黄濑灵与肉结合修成的正果,他们的另一种延续。


他和黄濑的狗儿子。


青峰敢拍着胸脯讲,他的狗儿子,一点不比黑子和火神养的二号差。


而这只形似黄濑,魂如青峰的1岁半金毛寻回犬,的确破坏力非常强大,不但喜爱在厕所和卷筒纸过不去,还有个尤其令黄濑咬牙切齿的爱好,专爱找他收集的限量品磨牙。


黄濑损失了拖鞋,钥匙扣,棒球帽,直到这双鞋面有球星签名的限量篮球鞋惨遭狗嘴肆虐,黄濑忍无可忍,和青峰痛痛快快吵了一架后,摔门走了。


走得急,围巾也没戴上,等出了公寓楼西北风卷着树叶刮了他一脸寒气,他用力打了三个喷嚏,鼻子一酸,心里这才冒出一洼委屈来。


黄濑吸吸鼻子,把外套领口收收紧,继续大踏步往外头走。


 


青峰呆站在客厅,半晌没回神。


他还处于事情大条了,这下坏事了的后怕中,目光停在门口那双糟烂的球鞋上收不回来。


没心没肺的狗儿子不明白家里两个两脚兽在搞什么鬼,依旧习惯成自然地凑上来磨蹭青峰的小腿肚子,讨好自己的黑皮爹。


家里暖气打的足,青峰穿的是中裤,感觉腿上蹭来个毛茸茸的活物,方才回过神。低头一看,狗儿子钻在他两脚中间哈哧哈哧地喘着,尾巴晃得起劲,大约感受到了黑皮爹的注视,也颇灵性地一抬头,对着青峰咧嘴一笑。


真不愧是闻名遐迩的会微笑的犬种。


青峰差点被迷惑了,继而想起这熊崽子干的好事,脸一板,立马赏了一记头槌。


金毛给磕得趴在地板上,依旧抬着头,万份委屈地呜呜交换,跟哭似得。奇的是,一对桃仁般的眼睛里还真闪出了泪光。


青峰噎了一口气。


你他妈的也成精了吧!他叹口气,蹲下去佯装坐在金毛背上,两拳头夹着狗脑袋,装模作样教训了两下。


“呜呜。”


“唉。”青峰松了手,从狗身上跨下来,往旁边一栽躺个仰倒。他摸摸狗头,狗也识相地一动不动任他来摸。


摸爽了,青峰气散了些,觉得也不能和一只狗置气,要怪就怪他没留神看住。他手顺着金毛的头,一路溜到屁股那儿,抓了狗尾巴捏着,唉声叹气起来。“我就一会没看住你,你就把你妈最喜欢的鞋给啃了。你怎么那么能耐呢!现在你妈气走了怎么办?你这是要当你爹和你妈离婚啊小兔崽子。”


青峰颇得指鹿为马的精髓,把狗崽子说成兔崽子,还把黄濑给变了性。若是黄濑还在,估计又是一顿掐。


掐到底谁才是那个能当爸的。


一想到黄濑,青峰心里又着了急,也没心思继续躺地毯上了。他一个鹞子翻身起身,摸出手机开始给黄濑电话。


悠扬的铃声在客厅角落想起,青峰一拍脑门,黄濑气的忘拿了手机啊!


这往哪儿去找,青峰傻了眼。


要说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临到关键,还是狗儿子靠得住。这金毛一溜小跑走到门口,叼起黄濑落下的围巾,跑回青峰脚边,顶着脑袋蹭他。


青峰乐了,蹲下接过黄濑的围巾,大力揉揉金毛的脑袋,笑着说:“你小子行啊,走,将功折罪,去把你妈找回来!”


 


黄濑在西北风的肆虐下冻成狗。


没带手机,没带钱,冷风直往脖子里窜,他感觉自己快被冷缩成一只干虾。


每次和小青峰吵架,就没好事!黄濑还委屈着,脑子里只能片段播放他和青峰的吵架史年鉴。鸡毛蒜皮,狗屁倒灶,什么都能拿来吵一吵。


“距离还真是产生美。”黄濑咕哝了一句,想起他和青峰高中那会儿,一个在东京一个在神奈川,谈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的恋爱时,他看青峰怎一个顺眼了得。


小青峰的篮球好帅,好想打赢他,吃汉堡的样子也好帅,一口就能咬掉半个,连捞金鱼都很拿手,太帅气了!


等一起考入东京体大,住到一起才发现,都是狗屁!


这家伙除了打篮球和吃汉堡,家事能力告负,还懒得要命,家里再脏再乱他也能安心住着,一点不嫌弃。


青峰忍得,黄濑忍不得,心字头上一把刀,他一忍就心脏疼。


但奇妙地,每次吵完也就吵完了,该怎样还是怎样,甜的时候比蜜糖都腻,烦的时候恨不得互殴一顿解气。气得狠了,才在心里叫嚣着要分手。


黄濑这点上自认还是怂,他不敢把分手拿来当要挟青峰的筹码,他怕说多了,就真狼来了。


所以他除了摔门出走这招,还真拿青峰没辙。


“臭小青峰!为什么会喜欢你,又没有小黑子善解人意,也不像小火神会做饭!”黄濑搓搓鼻子。


为什么喜欢青峰呀,还有问吗,喜欢青峰还需要理由吗。


黄濑蹲下抱头,只怪自己没出息。


 


青峰牵着他的金毛儿子,让它先闻过黄濑的围巾,然后拍拍狗屁股,说道:“儿子咱们出发了,好好找,找不回来就罚你饿三天。”


金毛汪了一声,宣誓谨遵爹爹教导。


九点多的夜里,小道上走着三三两两结伴回家的人,不乏有穿短裙靴子的萌妹子,看青峰牵着狗出来溜,要围上来摸摸金毛的。


这只狗在这片住宅区挺有名,典型的漂亮好脾气。只是今天有些不对劲,这狗不但对她们不理不睬,被骚扰烦了,还用屁股顶着妹子的腿,不让她们靠近。


女孩子脸皮薄,仿佛才意识到没经过主人允许就摸人家的狗是不礼貌的,脸红着给青峰道了歉,匆匆走了。


青峰惊呆了,他现在真怀疑他家金毛是修炼成精的,关键时刻能抵御美色,真是一条好狗啊!


“儿子乖,快点找到你妈,明天给你煮牛骨吃。”


“汪汪汪!!”


想到要犒劳儿子,青峰忽然开了窍。找到黄濑不算事儿,就算一时找不到黄濑,他也会回来的,可如何让黄濑消气确实犯愁。


那双球鞋是黄濑去美国出差拍摄的间隙,到首发的签售会上买回来的,为此他很是珍惜,平时只拿出来看看,从来不舍得上脚。


可现在让他到哪儿去弄回一双一模一样的回来赔给黄濑呢。


款式一样的能买得到,关键是签名,再也搞不到了。


小金毛牵着出了半窍魂的青峰一路走,走到一家还没关门的体育用品店前,汪了一声。


青峰等着他的狗。


狗欢快地又汪了一声。


黄濑在里面?他往店里望去,没有半个客人。也许黄濑来过?对了,进去问问。


一番询问之下,店主说的确有个高个子的金发顾客来过,转了两圈又出去了,已经走了有十几分钟。


“看了这双鞋。”店主指给青峰看,“我以为他要买呢,还给他介绍了这款的功能性。不过他拿起来看了看又放回去了。”


青峰抓抓脑袋:“那我买了吧,要这个码的。包起来。”


“您不用试试看吗?”


“不用,不是我穿。”青峰掏出皮夹子,刷卡付账后,看店主小心地包着鞋,突然又问,“这里有签名笔吗?”


“有哦。”店长从柜台下取出一支,递给青峰。青峰拔下笔帽,拿起一只还没包好的鞋,在鞋面上刷刷签了自己的名字。


字有点丑……


青峰懊悔平时没好好练练英文字母。


在店主询问的眼神中,青峰不好意思地把鞋和笔一起还给店主,“嗯,包,包起来。”


他结果店主包装好的鞋,问了黄濑出门后往哪个方向去了,才牵着狗往外奔去。


 


黄濑坐在沙坑边的秋千上,晃荡来晃荡去,犹豫要不要回家算了。


外头太冷了,他快冻成冰棒了。


当脑子和身体一样冷静下来,他觉得没必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大不了回家和青峰冷战几天,让他感受感受什么叫心冷如灰。


下定主意来一发狠的,黄濑拍拍屁股站起来,结果看到青峰牵着那条碍眼的狗往这里奔来。


手里还领着一袋东西。


来给我送衣服吗?


哼,那我也不会轻易原谅你。


黄濑依旧揣着张冷脸,但心情要好上了那么一点点。


“你来干嘛?”不等赶到眼前的青峰开口,黄濑先发制人。


“来找你啊。”


“我又不会丢了!”黄濑没好气。


“那倒是。”青峰深以为然,噎得黄濑脸又是一沉。


“别生气了,”见黄濑还是冷着脸,青峰也知道要把黄濑哄回去不容易。要是今天狗儿子啃了自己的球星签名限量版秋鞋,他非把小崽子痛揍一顿不可。打篮球的,谁不心疼球鞋啊,更别说自己还有收集球鞋的癖好,更懂黄濑生气的理由了。


“你说得轻松,我怎么就不能生气了!你知道我多不容易才弄到这双鞋!”黄濑好容易熄灭的心火又复燃了。而青峰没等他痛快地发泄完,突然把手里的袋子塞他怀里。


“我不冷!”黄濑把袋子塞回去。


“不是给你穿的。”青峰又塞回去。


“哈!?”不是塞给我衣服,那要给我什么!黄濑怒极,青峰这该死的混蛋不给我带衣服,还不让我发泄,给我什么狗屁玩意,看我不当面抹了你的面子!


黄濑撕开纸带,拿出里头的盒子,掀开盒盖,随便抓着里头的一只东西,撕开包装纸,然后傻了眼。


一双崭新的限量款球鞋,鞋面上歪歪扭扭签了AOMINE DAIKI。


“噗!”黄濑乐了。


“不准笑!”青峰火了,黄濑肯定是笑话他签名太丑。


果然黄濑说:“小青峰你会不会签名!”


“你懂什么!等我成了球星,这就是我第一只签名的球鞋,谁都买不着!有谁会嫌弃签名丑!”


“我啊,这世上唯一一个黄濑凉太,唯一一个拥有青峰大辉处女签名球鞋的人。”


“你例外。”


“为什么!”黄濑瞪他。


“你是家属,不能算球迷。”青峰摸摸鼻子。


黄濑脸上一热,不知道该怎么接梗,只好仰天叫道:“啊啊啊!小青峰太狡猾了!!”所以他每次怒极在心里想着要和青峰分手,又每次被青峰重新击破心房,青峰大辉总能在关键的时候,说出让他无法抗拒的情话。


就好像他总是能在球场上抓住最至关紧要的那一球。


“又输给小青峰了!”黄濑也不顾红了脸颊,瞪了眼青峰,只是眼中波光流转,不但没有杀伤力,还勾地青峰脑子也热了。


“有一样你不输给我。”青峰坦然承认,欺身而上,吻住了黄濑的嘴唇。


两人双唇甫一相贴,蹲在他俩身边的金毛直着脖子叫出一长串狼嚎。


“呜呜呜——————”


青峰和黄濑只好分开交缠的唇齿,一起转过头,朝自家的狗嘘了一声。


“呜,呜……”金毛郁闷地趴在地上,脑袋搁在爪子上,抬起眼皮看眼前吻得难解难分的两个主人。


一吻完毕,黄濑觉得自己整个都暖和开了,冰凉的鼻尖往青峰脸颊上蹭蹭,笑了。


青峰把手里的围巾套在黄濑脖子上,然后牵起他的手,说:“走,回家。”


安静的小道上,黑发的男孩牵着金发男孩的手,金发男孩牵着一条金黄色的大狗,缓缓往街道深处走去。


夜色凝练似水。




END

【cos】✟月姬 希耶尔

种豆得豆芽:

毕业的时候在南京和平大厦拍的片子了,昨天被满屏幕月姬炸出来了,其实早就P好了,一直没机会发而已~新版学姐不中分了我不开心QAQ 感谢摄影陪我通宵,以及后勤小天使努力的四处撒纸,我太吃藕了对不起!!!


希耶尔 cn:我


摄影:大湿,协力:codeQ

















Karas.

种豆得豆芽:

名字是红哥起的。


2014年元旦 @面包树 的第二套造型。稍微拼了一下条图,很多片子难以取舍,自己参考了红哥的后期修了一下,不敢多动怕修坏了。简直太赞这个真的是我么!!!这种末世之感,大满足!


【感谢】 摄影:红少爷;造型:葱头;后勤:阿喵,爸爸




(鸦KARAS-老牌动画制作公司“龙之子Production”40周年纪念作)











End.

咬君:

“乔尼 本世纪最大的笑话出炉了~”CN:咬君

“哇 相当的大爆笑呢”: @荒野君 

摄影: @海老男 

2月1日 寒风凛冽 下着淅沥沥的小雨 我们***的穿着短袖 在树林里找虐

期间鼻涕不止 作死不息

还有一张装作有马的 简直是COSER理想与现实一样羞耻!

拍完后三个人去吃火锅那可能是最幸福的时间!!!

推特赤黄bot翻译(社会人赤黄@akaki_0320)

红叶恋歌:

地址:社会人赤黄@akaki_0320


社长与模特的新婚蠢萌生活。




【涼太,帮我打领带】


赤司:涼太帮我打领带


黄濑:你可以自己做啊


赤司:我喜欢涼太给我打领带


黄濑:真拿你没办法。别动!



黄濑:这样做的话,我没法打领带了……门铃响了,来接你了


(赤司:不想去公司)


【赤司与黑子】


黑子:赤司君,黄濑君在家吗?


赤司:不在,涼太在工作。


黑子:切


赤司:你舌头打结了吗?


黑子:请不要说这样失礼的话


赤司:我不会马上回家,喝完这杯茶就回家。


黑子:是吗?


(赤司:当然是骗你的,难得的休息日怎么能让你打搅)


【便当忘了】


赤司:便当忘了,我现在就回家去拿。所以下午的第一个会议……


秘书:社长,夫人送东西来了


赤司:诶


黄濑:是便当哦


赤司:还有东西忘在家里了


黄濑:努力工作的话,晚饭是汤豆腐


赤司:把会议的材料给我拿来


秘书:马上去拿


【出了写真集】


黄濑:我出了新写真集


赤司:……


黄濑:怎么不高兴,难道照片很奇怪


赤司:倒不是照片奇怪,你这样色气的表情不知有多少人看到


黄濑:我现在岂不是更加


赤司:让我更多地触碰你吧


【想要冬眠】


黄濑:小赤司,起床了。洗澡水烧好了。


赤司:没有回应就当我是尸体吧


黄濑:你怎么变得跟小青峰一样废柴。


赤司:因为好冷啊,这是人类无法忍耐的严寒。


黄濑:那么我也死了


赤司:涼太也……


黄濑:如果钻进你仓鼠窝一般的被窝


【黑子与黄濑】


黄濑:小黑子,成人了就不会再长高吧


黑子:按照常理是的,为什么要跟我谈论这种不快的话题


黄濑:我不是有意要让小黑子感到自卑


黑子:真拿你没办法


黄濑:那个人现在还背着我喝牛奶


【独占欲】


黄濑:请去买点盐
赤司:在1楼的便利店买就行了吧
黄濑:还有矿泉水……等等
赤司:怎么了
黄濑:你就这副样子出去?带着眼镜穿着针织衫与便鞋
赤司:反正很快就回来了
黄濑:一点都不好,绝对不行
赤司:是吗 


【背德的新鲜】


黄濑:小赤司,啊,说错了


赤司:真是很怀念的称呼,再叫一遍


黄濑:不要,话说,你靠太近了


赤司:被叫学生时代的称呼有种背德的快感


黄濑:啊,要被怪蜀黍吃了,你这是犯罪啊


赤司:年纪一样就是安全的。


【我回来了】


赤司:我回来了


黄濑:我之前就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家还要按门铃


赤司:想看到你用笑脸迎接我说,欢迎回家


黄濑:你啊,我说过多少次了。欢迎回家,辛苦了,我爱你


【洗澡以后】


 黄濑:饭已经摆上桌子了
赤司:比起这个忘了件事情
黄濑:有东西忘在公司了
赤司:不是,是忘了回家的KISS
黄濑:都是大人了还这么孩子气
赤司:这对我很重要啊,快点
黄濑:欢迎回家 (啾)